为什么编程大佬看不上做培训的

这个社会的阶层属性天然存在,不以你我的心智高低为转移。

阶层属性在工程师行业中也存在,也就是鄙视链,一种编程语言鄙视另外一个,一种框架用户鄙视另一个,一种编程理念鄙视另一个,深钻编程的鄙视做培训课程的,科班出身的鄙视跟教程入门的…大到处事之道,小到变量声明…

仿佛身边到处环绕着这种声音,仿佛鄙视链无处不在,仿佛稍不努力稍不严谨就被人挑战。

具体数量很难测算,仅仅根据我从业十年周期来看,接触过有四五千前端工程师,有一定的深度了解一两千人,只有少部分人带有这样的有色眼镜(往往内心并无恶意),只有极少极少数人会有这样的处事价值。

那为什么这些观点的声量这么大呢,因为互联网的传播效应和沉默永远是大多数,所以极少数人的声音和观点可以穿透整个社区,何况整个前端社区也就那点大,加上很多活跃的同学并无意图的传播放大了这种观点的效果,所以看上去的主流观点并不符合事实样本,非黑即白的辩证伦理观同样是极少数比例。

让我们从事实视角来还原这个问题:

为什么公司写代码的工程师看不上做编程课程的工程师?这个问题实际跟公司负责招聘的看不上培训班出身的是类似的性质。

首先是供需大环境,2000 年后,线下是有一波波的各种编程培训班,历经 20 年,如果不是 2020 年这次疫情,我相信整个编程教育的线上化和高质量化还要多花几年,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带来巨大的就业机会,而前端作为新生职位,门槛低薪资高更是吸引更多教育机构入围,所以可以释放巨大的入门级前端工程师,但跟各公司更为严苛的招人标准之间,存在着天然 Gap。

其次是技术的发展节奏太快了,前两个月的讲师还在聚焦 jQuery 的组件化,社区已经拥抱 Vue/Angular/React 框架了,前两个月讲师刚刚拥抱了框架入门,社区已经走向跨端、智能、搭建包括服务化的尝试了,即便是顶级公司的资深前端,都很难及时跟上技术的变迁,更何况是纯做课程设计的教育机构讲师呢,自然所能教授给同学的一定是初级、中级为主的偏知识型内容。

再次是前端已经进入了深水区,知识的掌握只是基本功,往上更多的是解决问题的能力,比如业务理解、需求分析、项目管理、团队协同合作…这么多的软实力是很难通过学习几门课程可以解决的,因为课程约等于知识,而职场上是靠能力,知识是能力的底层,知识的变化是高频的容易过时的,能力的迭代是深刻的需要积累的

从主观上看,大量涌入前端行业的童鞋,确实相当比例并不是科班出身(大专以上的计算机专业),所以整个编程的技术体系基础并不夯实,再加上不计其数的中小型公司(几口人到百来号人)中不规范不先进的研发模式,不合理不科学的管理模式,更难以让通过学习浅浅几门课程的同学获得真正的核心竞争力。

总而言之,供需关系催生的授课体系简易、技术变迁导致的讲师能力薄弱、前端发展带来的职场门槛升高,以及粗糙的专业背景和成长路径,导致了从一个大样本上,大概率是培训体系的讲师能力比不过在研发型团队写代码的工程师,而从编程课程中成长起来的同学大概率比不过科班出身一路竞赛和实习的同学,但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只能说明前端这个行业依然是朝阳的,整个环境背景决定了今日的现状,主客观上虽然有可提升之处,但如何评价候选人,或者评价一个做教育的讲师,或者是一个创业期的团队,这个所谓的出身背景它可以成为一个有权重的因子(毕竟公司的商业化的是追求效率的不可能完全一视同仁),但并不应该沦为评判一个人或者一个公司和团队的标签,这样的心智模型还不够客观冷静。

再来换一个视角,假如一个团队招聘了 12 个月,只完成 1/3 的招聘量(9 个人只招到 3 个),这样的结果对公司当然是不利的,但行业内流通的高素质人才是有限的,作为在研发部门的工程师,如果可以摒弃这样的视角,多考虑一些培训机构出来的同学,多给他们一些机会和建议(面试前中后),或者多走出来做技术分享甚至开放一些脱敏的编程课程,而少一些对于做培训教育(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无论是入门级还是高阶的)的排斥,我想这对于整个行业发展都是有益的事。

我也呼吁更多的工程师特别是前端技术专家可以走出公司,走到社区,多为行业输出常识、知识、经验、能力,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末尾淘汰掉跟不上形势的教育机构和讲师,否则鱼龙混杂的市场中,始终有人在高价低质的收取着学生们的钱,却始终教不出你要的人

为什么编程大佬看不上做培训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